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银行女秘书漂亮——2 完
银行女秘书漂亮——2 完
 一想到男人勃起的鸡巴,张洁更加兴奋了,阴道里面竟然流出了些许淫水。

  张洁看到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开始变本加厉了。

  她开始挑那种窄小的、薄薄的内裤穿越是那样,她就觉得越兴奋。她喜欢上了被行长偷窥的感觉。行长们的眼福也越来越好,他们看到张洁的内裤变得有点透明了,甚至透过内裤,可以看到阴户上方一块黑黑的阴毛,而阴户的轮廓也很明显,肥大的阴户一眼就看得出来。

  张洁发现两个行长有事没事地喜欢上卫生间,乘机浏览一下自己的裙底。

  她觉得时机成熟了。

  这天,她上班的时候换上了一条平时不敢穿的黑色镂空内裤。她穿上后,对着镜子,看到透过内裤,可以看到自己的阴毛,因为里面的衬里被她剪掉了,她肥嫩的阴唇也可以轻易地被看到。

  张洁穿着什么样的内裤,两个行长每天都会看的,不过最近张洁的内裤变得很有看头了,他们偷偷地看她那迷人的内裤一次比一次透明,阴户的轮廓变得越加清晰起来,搞得两个人都有点神魂颠倒。

  这天早上,许副行长出来的时候,张洁有故意更大地分开了大腿,把下身暴露给行长。许行长也是很自然地看到了她的那个部位,远远看去,他以为张洁穿着碎花内裤可走近时,他发现那些碎花其实是张洁的皮肤颜色。

  “她内裤里面不就是阴部了么!”许行长一想到这里,连呼吸都有点快了。

  当他走到张洁面前时,他看到了张洁内裤里面的阴毛有些都跑到外面了,镂空内裤里面的阴户若隐若现,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已经在慢慢变大。

  他站在张洁的办公桌前,双腿好像迈不动了。

  张洁故意装作不知道,她把手伸到内裤上,像是要挠痒一样,顺手把内裤往旁边一拉,整个阴户就露了出来,光洁多肉的地方让许行长完全能够一览无遗。

  当她抬头时,看到许行长的眼睛正盯着那里看着,鸡巴已经变硬了。

  她觉得可以动手了。

  张洁把手中的笔故意掉到了办公桌前,对着行长甜甜地笑了笑。

  许行长已经血脉喷张了,他看到张洁对着自己笑,知道她的意思。他马上弯下腰去,去拣那支笔,同时也靠近了张洁的大腿,近距离地看到了她的阴部和张洁雪白、修长的大腿,同时闻到了从张洁双腿之间飘出来的阵阵迷人的女人幽香。

  此时许行长头脑中全是张洁迷人的微笑、漂亮双腿、美丽的阴穴和诱人的幽香,他的手终于忍不住伸向了张洁的阴部,用手在上面轻轻地摸挲了起来。

  “好软的阴户啊。”许行长心里面惊叹道,自己的鸡巴也顿时地挺立了起来。

  张洁感到许行长在桌子下面抚摸自己的阴穴,心里先是一怔,但马上就有放松下来,并把美丽的双腿分开的更大一些,以自己的阴穴迎接许副行长的“爱抚”,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脚因为“爱抚”得十分舒服而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许副行长用手抠弄着张洁的阴穴、梳理着她那黑亮柔软的阴毛。不一会儿,他发现张洁的阴道里面竟然有些湿漉漉的。

  “原来她这么骚啊!”许行长内心感到非常惊喜。

  他的胆子大了起来。他怕被王行长出来看到,就站了起来,把笔还给张洁,张洁接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张洁笑着对着他,没有说话,也并没有任何不悦的样子。

  许行长已经没有任何顾虑了,他要张洁到他房间去一下。

  张洁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了许行长的房间,门刚刚被锁上,许行长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她,撩起她的裙子,把手伸到里面,对张洁的阴部摸个不停。

  张洁也非常主动,她也把许行长的鸡巴掏了出来,用手开始搓弄,许行长的鸡巴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坚硬。

  张洁的欲火也大了起来。

  她要许行长别脱衣服,自己则把内裤脱掉,把裙子拉得高高的,转身趴在桌上,屁股抬起,对着许行长。

  许行长立刻明白了,他扶着自己的鸡巴,把它对着张洁迷人的阴户,用龟头顶着她的阴唇,龟头从她的两片阴唇中间陷了进去,顶到了她的阴道。

  张洁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把大腿分得更开了。

  许行长一用力,龟头立刻插进去,张洁小腹一缩,屁股抬得更高了。许行长对准了角度,用力一捅,自己的鸡巴就顺着湿滑的肉壁滑了进去。张洁嘴里立刻发出阵阵娇声娇气的呻吟。

  张洁阴道里面的淫水慢慢地越渗越多,一阵阵的快感从那里传到全身。 由于两人是第一次搞,而且又是在办公室里,所以彼此都异常兴奋。

  张洁感到许行长的鸡巴和薛科长的鸡巴不一样,就是龟头特别的大,刮在阴道壁的时候感觉特别的强烈,自己一下子就来了快感,嘴里面忍不住呻吟,还将屁股不住往后顶,好让鸡巴插得更深一些。

  许行长一手紧紧地搂住张洁纤细的腰肢,用力地配合着鸡巴的抽插,一只手从张洁上衣下摆伸进去,先是隔着张洁的乳罩揉弄了一阵,而后就伸进乳罩里面,一把握住张洁又白又嫩的奶子,用力地揉搓了起来,并不时地挤捏着张洁早已勃起的娇嫩的奶头。

  张洁下体被许行长操着,细腰被许行长搂在怀里,高耸的胸脯又被许行长在掌中揉搓、玩弄她整个人的身子从上到下与许行长贴得密不透风,性交的快感如汹涌的波涛席卷了她的全身。张洁此时忘情地呻吟着,双腿被许行长疯狂插穴的刺激搞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把重心全部移到了趴在许行长宽大办公桌上的上身。

  许行长知道张洁因为高潮来临的刺激已没有任何力气,就把自己的双腿与张洁的双腿缠在一起,以自己的力量支撑张洁的身体。

  张洁不自主地将漂亮的高跟鞋在许行长的腿上不住地摩挲着,性交的快感使她兴奋异常。

  许行长虽然也和别的女人搞过,不过现在被自己插的是自己朝思暮想、一心想得到的漂亮的女秘书,年纪也不大,阴道紧紧的如今终于实现了占有她充满魅力的漂亮的身体,插起来就更有兴趣了,插得一下比一下用力。女秘书的淫水都顺着大腿直往下流淌不停。

  张洁脚上的黑亮的高跟鞋跟在地上不住地扭动,两只漂亮的高跟鞋都快被许行长操穴操得从脚上脱离下来……也许是在办公时间,两人怕别人发现,都很紧张更主要的是一个龟头大,一个阴道紧紧的,抽插时快感阵阵袭来,许行长没多久就射了出来。他又插了几十下,鸡巴就软了下来。

  许行长也不敢尽兴,只好把鸡巴拔了出来,可是张洁还在兴头上,不过她看到行长已经软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也站了起来。

  许行长带着歉意对她说,下次一定满足她。

  张洁对着许行长报以甜甜的一笑……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两人立刻慌乱起来,连忙整理好衣服。

  原来是王行长要找张洁有事,发现外面没人,知道她在许行长这里,就找了过来。

  张洁立刻开了门,由于两人刚做过爱,脸都红红的,张洁的裙子都有点皱,衣服也乱了更令她难堪的是,由于她还没来得及穿内裤,阴道里面的精液开始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但又不能做什么,只好脸红红的站在那里。

  王行长看他们把门锁了,本来就有点怀疑,现在看到张洁这样,而许行长的裤排被淫水也弄得湿漉漉的,心里面已经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装作什么都把知道,他把手里的文件要张洁去复印,然后送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张洁低着头,连忙离开这难堪的处境。

  王行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心里面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是个定力很强的男人,以前一门心思又都放到仕途和官场的争权夺利上,对女色倒是看得不太重。不过自从张洁来了后,她那年轻漂亮的容貌,还有婀娜性感的身子,令他焕发出来些许年轻的冲动特别是最近张洁变得越来越“骚”了,常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更是勾起他内心深处的欲火,令他都有点魂不守舍。不过他的定力还是很强的,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心里面并没有动张洁的念头,只是回家和老婆做爱的次数多了起来,倒是满足了他老婆那久旱的“自留地”。

  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刺激得太强烈了,脑海中不断出现张洁那娇羞的样子,还有从大腿流下的白色液体,更有许行长那湿漉漉的裤裆——他们做爱的场面立刻浮现在自己的面前……一想到这,王行长的鸡巴就开始变得硬梆梆的了。理智开始变的模糊起来,他开始幻想着自己的鸡巴已经插进了张洁的阴道里面……疯狂地抽插……张洁淫水横流……美丽的女人在自己身下娇吟不停……正当他沉浸在美妙的性幻想之中时,张洁的敲门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王行长赶忙清了清喉咙,说道“进来。”

  张洁推开门,款款地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气息。王行长两眼紧盯着张洁走路时飘动的裙子下摆和款款而行的雪白修长的双腿,头脑中闪现着这双美丽的大腿缠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张洁把文件放到王行长的办公桌上,就想出去,王行长突然对张洁说“张洁,你过来一下,坐坐嘛,我们没事聊一下好么﹖”

  “哦~行长找我有事么,我也没什么事,当然可以了。”

  “也其实没什么,就是随便聊一下,你坐下嘛……”

  王行长说着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张洁只好坐了下来,心里面挺紧张的,不知道王行长会不会问刚才的事情。

  她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抬头,看到王行长两眼睁得大大的,正盯着自己的下身看。她有点奇怪,突然才想起自己没穿内裤,内裤想必此时还在许副行长的办公室里,说不定已经被许行长当作珍贵的礼物收藏立起来。张洁分开的大腿把整个阴部都暴露了出来,而王行长正死死地盯着那里看着。

  张洁立刻感到阴部凉丝丝的,一时不知道是该把腿并拢还是不动。

  此时,她突然看到王行长的鸡巴已经把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团包。

  五张洁看到王行长盯着自己的阴部看个不停,而且他的裤裆已经隆起;她看到王行长这个样子,心里倒是变得平静下来。

  她原来有点儿怕王行长,因为他总是给她很正经的感觉; 但他现在的样子使她心里的担心没有了。

  张洁把腿继续张开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行长 ,你在看什么呢?”张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问。

  “哦! 没~~没什么,小洁,你长的可真美!”

  王行长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没话找话说。

  张洁说: “是么,我觉得行长其实也很有魅力。”

  “怎么?啊。我都这个年纪了。年轻的女孩谁?喜欢咱呢? 你是在取笑我了。” 王行长笑着道。

  张洁甜甜地说“我不这么认为的,我觉得行长很对我的吸引力很大啊。我其实很喜欢和你这个年龄的男人交往的。”

  王行长连忙问道“那你不喜欢年轻英俊的男人么? 你应该和他们交往才对啊。你为什么?喜欢老男人呢?”

  张洁说: “其实我不是一个好女孩。”

  “不会吧?”王行长眯起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张洁美丽的面庞和修长的大腿,意味深长地叹息道。

  张洁说: “我小的时候父母在外地工作,我就和爷爷住一起。”

  王行长说:“好可怜呀!爷爷对你好吗﹖”

  张洁道“很好阿!我爷爷他有个朋友,五十多,常来我们家,我很喜欢他。”

  王行长说: “哦,是忘年交呀。说来听听,后来呢﹖”

  张洁说:“我们很好。你想知道原因么?”

  王行长说:“当然了,说来听啊!”

  张洁偷偷地看了王行长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春情,她说道“那是我读初中时。有一天我在家做作业,王伯来了,我爷爷没在家,他就和我聊……”

  王行长心说:“跟我一个姓。”嘴上说:“聊得很投机﹖”

  “是啊,可是他突然摸我的头,我没动啊,他就又用手摸我的胸部,我和他很熟的。我那时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王行长心里一动,赶紧问道: “你没反抗么?没有叫人来﹖”

  王行长这时心里既有些吃惊,又有点迫不及待,他很想听张洁说下去。

  张洁接着说“他就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摸我的那里。他用手指捏我的阴唇,我那时就很害怕,不过我喜欢王伯,我就让他摸我了。说真的!我那时不太懂性,但他摸得我很舒服。他后来几次都对我这样,不过有一次他要我摸他的鸡巴,我也好奇,就摸了……”

  张洁说道这里,已经变得兴奋起来,阴道里面也慢慢流出水来。

  她是故意要勾引王行长,才和他说这个故事,就是要勾起王行长欲火,主动和自己搞。

  她看到王行长已经变得呼吸急促,裤子顶得更高了,脸都变红了,知道他已经快忍不住了,就接着讲刚才的故事。

  “他那天就带我去看电影。在电影院里,他看了一会儿,就要我到后面的包厢去。因为白天都没多少人看啊,后面都是空的。他在里面就脱掉我的内裤……哦~~他用手搓我的阴部,哦~搓得我那里好烫、也很热。哦~~我……我就流出水来了……”

  张洁说道这里,她看到王行长已经把鸡巴从裤子里面掏了出来,粗长的鸡巴比起薛科长和许副行长都要大。她看得下面的阴蒂都发硬了,说话的声音都发抖了。

  张洁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子里面,用力地搓着阴蒂。王行长把鸡巴握在手里,也忍不住地套弄起来,嘴里面不停地说着“说啊~~不要停~~说下去啊!!”

  张洁一边手淫一边接着说下去“~~~~王伯把鸡巴掏出来了。嗯~~~把我抱在他的大腿上,哦~~~用龟头顶着我的~~~阴部,磨擦起来。哦~~~我都被他弄得~~~很兴奋了。哦~~下面水也多了起来。哦~~他搞的我那里好多水!哦~~~好多水啊!!!~~~~我受不了了~~~~行长啊~~~你的鸡巴好粗啊~~~好硬啊~快插我啊~~~快啊~~~我好难受啊~~插死我啊~~~”

  张洁说到这里,阴道里面一股阴水已经涌将出来,流到了自己雪白的大腿上,脚上的高跟鞋因为自慰的快感而抖动,又尖又细又长的高跟鞋跟敲打在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她看到王行长已经把上衣脱掉了,下身也剩下一条内裤,而且已经拉了下来,勃起的鸡巴翘得高高的; 张洁就也把裙子脱掉了。

  这时,王行长如猛虎一般已经扑了过来,一下子就把张洁的衣服乳罩扒光了。他抱起张洁,疯狂地吻着张洁红艳润泽的双唇,两只手用力地抚摸、揉搓着张洁高耸的乳房和丰满的屁股。

  王行长把张洁放到地上,张洁立刻把大腿分得开开的,王行长扶着粗大的阴茎,对这张洁那湿糊糊的阴道就插了进去,双手紧握张洁脚上黑色高跟鞋用力地抽插起来。

  张洁立刻浪叫起来“哦~~好大啊~~~好舒服啊~~~插啊,用力~~哦~~”

  王行长喘着气说“我的鸡巴~~~嗯!!比那王伯大么?嗯~~”

  张洁浪叫着说“大~~大得多了~~喔~~~用力啊~~用力插我~~”

  “啊~~你的阴道好紧啊~~~夹的我~~~噢~~小洁用力夹啊”

  “行~~长~~插深点~~洁洁里面痒啊~~~我好爱你啊~~~”

  王行长把鸡巴更加用力地捅着张洁的阴道,张洁骚穴里面已经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每一下的抽插都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把两人的腹部都溅湿了。

  被阴茎带出的阴水顺着张洁丰满的屁股流了一地。

  张洁被王行长干得全身瘫软在地板上,脚上漂亮的黑色高跟鞋因为抵不住的性交快感而不停地蹭着地面,细细的高跟鞋跟发出清脆的“咯咯”声……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极乐的性爱世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