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绿茶女友】(番外1)【作者:hjq001】
【我的绿茶女友】(番外1)【作者:hjq001】
字数:44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1、非处女友的处男男友

  我和笛笛所在的院学生会那时都在鼓励和外校联谊,扩大交际圈,甚至还会报销联谊的费用还额外加活动分。

  於是经过我和笛笛的撮合,最终,笛笛的部长小白带着笛笛和另壹个干事大黑,我的部长百合学姐带着我和另壹个女生甜甜,决定在着名的xx海滩露营。
  下午五点时我和百合学姐,甜甜相约碰头。

  果不其然,两个女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

  甜甜穿着粉色的套装短裙和透明度很高的白丝,以及黑色小皮鞋,有壹点唐突,但不可否非常性感可爱。

  百合学姐呢,穿着女兵短裙,配上及膝的黑色厚丝袜,比起甜甜来说就多了壹份得体。

  其实我只和学姐熟壹点,甜甜我并没有和她说过话,於是我们寒暄了两句,便搭车去了目的地。

  到了后见到了笛笛壹众,看到笛笛穿的裙子才后悔自己说百合学姐和甜甜穿的是短裙。

  笛笛的裙子比学姐和甜甜的裙子至少还要高五厘米,而且白白嫩嫩的双腿还壹点遮盖都没有,看来笛笛今天来是要展示壹下拉拉队的风采,把我的两个同僚比下去呀。

  我看到百合学姐脸上闪过壹丝嫉妒的表情,忙开口介绍自己的两个女孩。笛笛也自然介绍了壹下两个男生。

  小白学长是那种讨人喜欢的小白脸,大黑呢,笛笛之前和我说过,很不喜欢这个黑了吧唧的土鳖,不知道哪来的信心来联谊。

  壹开始大家都不熟,小白学长不愧是经过风浪的人,开了几个玩笑大家气氛壹下就好了起来。

  大家坐在沙滩上打扑克,边聊壹些家长的事。

  学长和学姐都没什么架子,将自己初入大学时的经历风趣地讲出来。

  我比较内敛,但出色的迎合也让学长学姐对我的好感倍增。

  甜甜被小白学长的幽默风趣给吸引住了,壹直不讲话,只是壹脸单纯的看着学长。

  笛笛则是偶尔提壹下自己校啦啦队的事,毕竟这是她最骄傲的事情。

  大黑呢,壹直不在气氛之内,大大咧咧地说着些农村人的落后价值观念。说脸白的男生都不能要,得罪了学长,胸小的女孩不能生育,甜甜则不高兴了。
  好几次大黑都想向笛笛搭话,笛笛都没有理大黑。

  玩了壹会儿,学长拿出了壹套真心话大冒险,只是大家都没有看到盒子上写着三个小字成人版。

  第壹个问题由学长发起。每人可以抽壹张牌问对面的人壹个问题。

  甜甜学妹,请问你是多少cup呢?

  A……acup大黑在旁边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也不想问,但游戏要按规则来哦。

  甜甜认真的点了点头。

  轮到大黑问笛笛:大美女,请问你是处女吗?

  笛笛先是嫌大黑恶心皱了皱眉,回想到前些日子刚被岚哥给破处,羞涩的埋着头摇了摇头。

  大黑壹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令人作呕。

  学姐问我:我的小部委是处男吗?

  我不好意思的说,还是的。

  突然我脑子嗡了壹声,笛笛不是才说自己不是处女吗?

  大家也好像都反应了过来,大黑大笑起来,甜甜壹脸不可置信,学姐则摆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学长则说:学弟你是认真的吗?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笛笛在壹旁想要解释,学长突然平淡中带着严肃的说:好啦谁没点过去呢,别这么当回事儿,我们继续玩。

  甜甜问学长:学长你有过几个女朋友,和她们都做过吗?

  以前有过两个,都做过。现在都分手啦。

  甜甜听到学长是单身,兴奋地点了点头。

  到笛笛问大黑,笛笛看到牌脸就红了,翻了个白眼,只能低着头问,你,你下面有多长啊?

  大黑阴笑了壹下,说20厘米。

  笛笛惊讶地张开了小嘴,眼睛朝大黑的胯下看去,果然,大黑的胯下是鼓鼓的壹团,学姐则斜瞟着大黑胯下,为了对比,学姐又装作若无其事地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我胯下,我的裤子壹点凸起都没有,就连单纯的甜甜也不由向大黑胯下望去。

  笛笛看了看卡片,说:好大~ 我瞟了眼笛笛的卡片,上面的要求是当对方超过15厘米是就要夸对方大,原来笛笛不是真心说的,等等,如果笛笛是真心说的呢?笛笛最喜欢的,不就是我没有的又长又粗的大鸡巴吗?

  我又看着身边的笛笛,笛笛本来是直跪在桌布上的,听到大黑的尺寸后则横坐在了桌布上,并紧双腿,我知道是笛笛湿了。

  接下来玩押数,笛笛心不在焉的,老是被大黑给猜中。笛笛就向大黑撒娇,哼,大黑哥你老是欺负人家干嘛?大黑说,我就知道你们这种啦啦队员都胸大无脑,所以光抓你呀,哈哈哈哈。说着还用手做出抓奶的动作。

  要是刚才的笛笛哪会给大黑做这种动作,然而笛笛现在的反应呢?双手本能的护住胸部,壹脸嗔怪的看着大黑,用十分的爹音说出壹句杀必死的话:讨厌~别说大黑了,学长都顶起了小帐篷。

  玩了很久,天色已晚,大家都决定回自己的小帐篷里,度过属於自己壹个人的安静时光。

  而我和笛笛呢,当然是准备了双人帐篷。和笛笛进帐篷以后,笛笛全身壹软,瘫在了我的怀里,我抱着笛笛,没有动作。笛笛看我久久未动,爹爹的说,讨厌~ 装什么正人君子,壹边将我的手挪到了她的胸部。

  我这才发现笛笛的乳头早已经挺起。看来笛笛是真的发情了。

  今天壹定要摆脱处男男友的设定。

  我解下裤子,笛笛看着我的小弟弟,说:它还是这么小诶,真可爱~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说,笛笛你就别取笑我了,我们来那个吧,昨天都说好了。

  笛笛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对我说,亲爱的,人家突然临时改变主意了呢~我壹脸懵逼地问笛笛,为什么呀?

  笛笛支支吾吾地说,哪有为什么嘛,亲爱的你难道要强迫人家干人家不想干的事?

  不想干的事?我心里想,和我做爱竟然是笛笛不想干的事?但表面上还是说,好啦好啦,听笛笛的。

  笛笛摆了壹副公主的表情说,哼这还差不多,人家就是不想在这种浪漫的夜晚干这些少儿不宜的事嘛。

  原来如此,笛笛是想体验壹下少女时的感觉,而我竟然壹直想着肉欲,真是不该呀。

  於是我把笛笛揽在怀里,给笛笛讲十二星座的传说,笛笛幸福的听着故事睡着了。

  我也睡了过去。

  睡到壹半我突然做噩梦,梦见笛笛被大黑给扒光,按在海滩的石头上狂干,我想去阻止,却被学姐给拦下来,学姐让我帮她舔干净大黑射在她阴道里的精液。
  我壹下就惊醒了。

  摸了壹下身边,笛笛竟然不见了,只摸到了笛笛的内裤。大半夜的壹个人出去多危险,我得去找笛笛。

  再往外看去,大黑的帐篷那儿好像有光,说明他还没睡,拉他壹起去找笛笛吧。

  我出了帐篷才看见,大黑的帐篷里是两个人,而且从影子看来,他们在男上女下的做爱!

  我又想到帐篷里笛笛的内裤,难道是笛笛?

  正当这时,帐篷里的人好像干完了,我等着女生从里面出来,定睛壹看,竟然是是学姐,於是我松了壹口气。学姐竟然看上去那么清纯,实际上和第壹天认识的男生就做爱。真是壹个婊子。

  可是笛笛去哪了呢?

  马上答案就被接晓。

  学姐悄悄回了帐篷后,壹个身影从大黑的帐篷旁站了出来,那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浑圆的胸部,不就是我的女友笛笛吗?

  笛笛在帐篷外犹豫了很久,腿不断的夹紧,似乎是和自己的欲望做斗争,我的心也随着笛笛的斗争而悬着。终於过了壹分钟,笛笛转身走开帐篷,我的心里松了壹口气。

  然而刚走两步,笛笛像又下定了更大的决心壹样,又朝帐篷走去。这壹次,笛笛只在帐篷门口待了十秒就进去了。

  我急忙跟进。

  走到壹个可以听到帐篷的声音地方。

  怎么,还是忍不住要来了。

  讨厌~

  早有耳闻,啦啦队的女生都是骚货,我壹开始看你有男友,还是个浓眉大眼的家夥,以为你是个特例。再听到你难朋友是处男而你不是处女才懂了,你不但骚,还喜欢给男朋友带绿帽。

  哼,还不是你叫人家来的,关人家什么事。

  我叫你来你就来啊,我叫鸡还要先给钱呢。你知道真心话大冒险我为什么刚好抽到那个问题?其实我抽到的是别的问题,只是这样问罢了。

  笛笛沖上去用双手拍打大黑,说,你坏你坏你坏。

  大黑抓住笛笛的双手,摁在了地上,笛笛娇喘了壹声。

  他妈的这双腿真性感,还穿这么短的裙子,真是天生的骚货。

  人家这么穿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色狼喜欢看。

  操,你就是故意穿出来给人看,让别人意淫你吗?

  是的呀~ 就喜欢看他们喜欢我又得不到我的样子。

  那我呢?

  你,你不壹样嘛,你那里比别人都大,哼………

  比你男朋友的大呀?

  人家才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我就直接把你干松,看你男朋友怎么整你~

  不要嘛~

  ……

  操,你这骚货连内裤都没穿。

  人家怕内裤被你弄脏了嘛,人家又没有带换洗的衣物。

  你这小妮子整天谎话连篇,你以为这就能掩饰的了你是个骚货?嗯?让我来把你给干服,你就不说谎话了。

  那你~来嘛~

  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 我忍不住走到门边往里面看,笛笛双脚被抗在大黑肩上,被干的欲仙欲死。

  舒不舒服!

  啊~啊~舒服~

  妈的别的女人第壹次和我干都会喊疼,就你这骚货我壹进来就喊舒服。
  大黑不知道的是,笛笛早就被同样大的鸡巴给征服过,因此再次体验便不会那么痛了。

  啊~ 人家也好疼,可是人家忍着呢~ 啊~ 装,继续装,你他妈的肯定整天背
着男友和大鸡巴干,不然我会这么轻松把你吊到?

  没有,啊~ 人家,啊~ 才没有呢~ 啊啊~ 大黑不知道的是笛笛何止是背着我
和别的大鸡巴干,她连破处,都是当着我的面和人破处的。

  大黑不说话,将笛笛翻过身,像干母狗壹样干笛笛,笛笛的叫声,学长会不会听到呢?

  在大黑狂插50下以后,直接射在了笛笛体内。

  笛笛壹下趴在了地上,膝盖撞的壹声响。我十分心疼。

  缓了缓过后,笛笛问大黑要纸,大黑说没有,接着干。笛笛说不行,要先才干净才行,不然等会弄得全身都是,人家先回自己帐篷拿点纸。大黑说去去去,小娘们儿事真多。

  我看到笛笛出来,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装睡。

  过了好壹会儿笛笛才进来,我看到笛笛步履蹒跚,还时不时发出因疼痛造成的娇喘。

  笛笛进来后找包里的餐巾纸,找了半天似乎没有找到,我看笛笛犹豫了壹会儿,躺了下来,笛笛似乎准备用我今天送给她的防晒纱巾拿来当餐巾纸用,这条纱巾也快500元了。

  这还是其次,关键是笛笛擦完了还要和大黑再来壹炮。

  我急中生智,装作做梦把手搭在了笛笛的身上,笛笛刚好两只手都被我抱住,笛笛吓的壹抖,便不敢动了。

  过了壹会儿,笛笛看我没动了,想悄悄挪开我的手,我的心隐隐作痛,笛笛你就这么渴望被大鸡巴干吗?宁愿挣脱男友的拥抱,也忍不住被大鸡巴干的欲望吗?岚哥我忍了,可是岚哥才几天没有干你,你又和别人搞上了。而你的男友,到现在为止还是壹个处男,你於心何忍呀。

  笛笛胆子很小不敢搞出大动静,於是最终没有掰开我的手。

  第二天早上,大家准备启程回学校。大家走在壹起,我看到笛笛好像还是腿脚不那么灵活,走路有点迈不开大腿的样子,学长还关心笛笛怎么了,笛笛红着脸说没什么。而可笑的是从后面过来的学姐也用同样的姿势走过来。两人看到对方的走路姿势以后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学姐也许不知道,笛笛这样走路不是被我操的,而是被操她的人操的。大黑非常殷勤地搀扶着学姐,我则没办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搀扶着笛笛。

  最后大家分道扬镳,我和两个美女壹起回家,学姐肯定是大有收获,甜甜不停地聊手机,估计也和学长好上了。而我呢,这壹趟除了赔了女朋友的壹晚上外没有任何收获。在我破处前笛笛还要被操多少次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