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火影后傳--新婚
火影后傳--新婚

? ?火影后傳--新婚? ?







鳴人的婚禮熱熱鬧鬧的持續了一天,酒席散盡,木葉的同伴和村民各自回家

後,直留下紅燈高掛的鳴人家。鳴人看著眼前的雛田,雙手握住她白皙的雙手,

深情的看著她的眼睛。



雛田不免有些害羞,頷首垂目,臉上緋紅一片,本能想抽回雙手,但想到自

己已為人妻,便任由鳴人握著,嘴裡嬌弱的哼了一聲:「鳴人君「雛田,經過了

這麼多的時間和事情,如今才讓你成為我的妻子,真是過意不去啊」鳴人撓了撓

後腦,不好意思的笑著;「鳴人君,哪裡的事,一直以來都受到你的照顧,真是

給你添麻煩了」雛田深深鞠躬。



「雛田,不要這麼客氣嘛,我們都是夫妻了」鳴人連忙扶起面前的雛田。



「唉!」雛田起身點著頭。



兩人對面相視,鳴人向前移動身體,嘴唇離雛田越來越近。雛田緊張的臉越

加的紅潤,心跳加速,等鳴人要親吻到自己時便閉上了眼睛。



鳴人感覺碰到了雛田極為柔軟的嘴唇,張口含住一片嘴唇,輕輕吸允,一點

口水被鳴人嘗到,濕潤光滑,像甘甜的清泉。鳴人試探著伸入舌頭,「啊嗯」雛

田意外的感受到鳴人伸過來的舌頭,心想原來男女接吻是這樣的啊,竟然要把舌

頭也伸到對方的嘴裡,真是讓人害羞死了。



鳴人含住雛田柔軟的舌頭,品嘗著難得的細軟,雙手抱住她的身體,手掌摩

挲著她的背後,順手解開了衣服的系帶。



「雛田,我可以為你寬衣嗎?」鳴人鬆開雛田的櫻口。



「嗯」雛田已經嬌羞的如豔紅的花朵,低頭等待著鳴人為自己寬衣解帶,心

想自己多年珍藏的身體就要呈現給鳴人君,又是緊張,又是幸福。



鳴人解開雛田的衣帶,潔白的和服慢慢從肩上滑落,白皙光滑的肩膀曲線誘

人,胸前的雙乳得以解放,平時穿著保守的雛田並不惹人注意,但胸前的雙峰豐

滿不俗,纖細的腰身不但沒有贅肉,還隱約有些肌肉的輪廓。



「鳴人君……」雛田害羞的雙手護住胸口,本能的保護自己私密的胸部,即

使是自己的丈夫也不除外。



「雛田,放下手,不要害羞,我們現在不是隊友,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鳴

人伸手輕輕抓住雛田的手,向兩側分開,讓誘人的雙乳重見天日。



雛田聽到「妻子」兩字,心中大感溫暖,雙手順從的隨著鳴人的手,緩緩放

下,任由自己的丈夫貪婪的看著。



「雛田,沒想到你的奶子這麼大,嘿嘿」鳴人伸手左右個握住一個,興奮的

揉搓起來。



「哎呀,鳴人君,別那麼說……」雛田看著自己的珍愛如命的乳房已經握在

男人手裡,那是平日裡碰都不讓碰的部位,如今鳴人君卻肆意的揉捏著,在手中

變換著各種形狀。



鳴人將雛田放倒在床上,俯身壓在她的身上,張口含住一隻乳房,開始大力

的吸允。



「啊……啊……怎麼可以用嘴啊……你又不是嬰兒……啊……啊……這感覺

……啊……」雛田被這突然的愛撫方式弄的嬌喘連連,自己心中聖潔的乳房雖然

可以任由鳴人觸摸,但未料到鳴人會像饑餓的嬰兒一樣瘋狂的吸允著自己的乳房





「哇,真軟!」鳴人吃的有些陶醉了。



「鳴人君,很喜歡雛田的……身體嗎?」雛田嬌紅著臉頰,看著鳴人一副滿

足得意的樣子。



「嗯,很喜歡,讓我這裡都硬了」鳴人挺了挺自己支起的襠部。「這是?」

雛田捂著嘴,吃驚的看著鳴人支起的襠部,那裡面的東西似乎非常硬挺,以至於

把褲子都撐起了很高。



「這是男人的驕傲,想不想看看?」鳴人得意的嘻嘻笑著,「嗯……」雛田

有些畏懼那未知的東西,但看到鳴人興致勃勃的想要展示,便沒有掃他的興。



鳴人迅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胯下一根粗長挺立的肉棒,雄赳赳,氣昂昂。

不時還一下一下的搏動著,像是蓄勢待發的怪物。



「鳴人……它……長得好可怕……」雛田看著鳴人胯下怒張的肉棒,心中有

些惶惑不安。



「別怕,你以後會喜歡它的,雛田,你也脫了,讓我看看,好不好」鳴人上

手解開雛田的褲帶,在雛田的配合下,順利的脫下了她的褲子,白皙的胴體十分

惹眼。



雛田夾緊著雙腿,護著自己的私處,臉上感覺像烈焰般燒灼,自己曾幻想過

將自己的身體獻給鳴人君,但真正發生時卻沒有自己想的那麼輕鬆,心跳快的不

行,耳邊似乎都是自己雷鳴般的心跳聲。



「來,雛田,打開腿,讓我看看」鳴人已經將雙手放在了雛田的膝蓋上,雙

手在分開雙腿時,遇到了阻力。



雛田雖然預想自己有一天,會毫無保留的獻給鳴人,但這一刻真的很難,自

己在懂事後,私處連母親都未曾看過,自己青春期身體變化時,雛田就為自己日

益濃密的陰毛感到羞恥,那原本乾淨的地方,竟然越發變得汙穢不堪。



「鳴人,要不把燈熄了吧,不要看那裡,實在是太丟人了」雛田用盡力氣抵

抗著鳴人的動作,說什麼也不把腿張開。



「雛田,沒什麼丟人的,我曾經被全村的人討厭,被所有人唾棄,但我通過

自己的努力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我保護了村子裡的人們,其實我們心中恐懼的東

西並不存在,我們只是還沒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它」鳴人深情的看著雛田,手上

的力度輕了許多。



「鳴人君……」雛田從始至終都佩服鳴人這一點,自己深愛著他,就像是點

燃自己希望的燈塔,指引方向,驅走黑暗。



鳴人用手分開雛田的雙腿,這次沒有遇到一絲阻力,白皙光滑的雙腿打開,

私處一片濃密的森林映入眼簾,兩片粉嫩的陰唇緊緊的閉合在一起,微微凸起的

陰部讓鳴人熱血沸騰。



「鳴人君,不要那樣盯著看,好難為情啊……」雛田咬著嘴唇,將頭扭向一

側,私處似乎感受到了鳴人火辣辣的眼神,一股莫名灼熱在下體慢慢散開。



「沒什麼好難為情的,雛田,你很美,這裡也很美」鳴人直勾勾的看著略有

起伏的陰戶。



「真的嗎?你不覺得那裡很醜陋嗎?」雛田沒想到鳴人會讚賞自己的下體,

那淩亂汙穢的樣子,不知道讓自己羞恥了多久,而深愛的人卻大家贊許,實在讓

自己意外而開心。



「不會啊,我很喜歡雛田的那裡呦」鳴人又是一臉頑皮的笑容。



「討厭啊……」雛田也開心的微笑著。



鳴人伸手撫摸著雛田的大腿,一點點摸向雛田的私處,手掌細膩的觸感,讓

鳴人大感爽快,期盼已久的蜜穴盡在手邊,下體的肉棒又更加硬挺了些。



當手指剛一觸碰到雛田的陰唇時,就感覺雛田全身一抖,一聲嬌喘,鳴人輕

輕的將手指沿著穴口的肉縫撫摸著,看到雛田皺著眉,一副堅忍的樣子,雪白的

牙齒咬著自己的手指。鳴人看著雛田張開雙腿,穴口任由自己撫弄,心情大好,

這個平時害羞保守的女孩終於接受自己了,心中也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手都不肯

讓男人牽一下的雛田,如今自己正肆意的揉捏著她的陰唇,想想真是舒爽。



「鳴人君,那裡的感覺好……奇怪……嗯……嗯……」雛田嬌喘著,好奇心

讓她重新轉回了頭,看著鳴人是如何撫弄自己的。



「雛田,一會兒感覺會更好的」鳴人用手指充分的感受著雛田陰唇的軟嫩,

陰唇的內肉十分光滑,撫摸起來,雛田的反應也更明顯。



鳴人揉捏了一會陰唇,便將手指慢慢插入了雛田的穴口,先是食指,輕輕的

摳撓著陰道的內壁,然後加入中指,一起攪拌,手掌結實的按在雛田的穴口外。



「哦……哦……手指伸進去了……啊……鳴人……感覺好強烈啊……」雛田

被撩撥的氣喘籲籲,這樣的體感刺激還是她人生第一次。



鳴人感覺手指越發濕滑,雛田的肉穴裡分泌出越來越多的蜜汁,在大力活動

時,付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啊……啊……鳴人……別弄了……我好像有東西要……出來了……啊……

啊……快住手啊……」雛田嬌喘的聲音,變成了哭喊,身體不停的扭動著,雙腿

不時收緊又再打開。



鳴人趁熱打鐵,加快了手上的動作,手掌在撞擊雛田的私處時,點點蜜汁飛

濺起來。



「鳴人君……快停下……我……我不行了……啊……」雛田的表情越發痛苦

,想擺脫下體的愛撫,但已經無力逃脫了。



鳴人感覺雛田的肉穴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水潤,簡直就像一眼即將噴湧的

甘泉,泉水噴湧的越來越多。



「啊!」雛田一聲嘶喊,全身反弓僵直,雙臀不停的抖動,私處高高挺起。



鳴人感到手指迎來肉穴裡一股熱流,原本縮窄的肉腔收縮的更緊了,而且還

快速的痙攣著,他知道雛田迎來了她人生第一次高潮。



雛田弓起的身體在失去力氣的同時,重重的摔在了榻榻米上,全身變得無骨

般柔軟,大口穿著粗氣,胸前的雙乳一起一伏。



「鳴人君,我……我怎麼了?」雛田懵懂的看著鳴人,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剛

剛發生了什麼。



「親愛的,你高潮了」鳴人撫摸著雛田的平滑的小腹。



「高潮?」雛田努力在自己的腦海裡搜索著這個詞,但絲毫沒有結果,很好

奇鳴人怎麼知道。



「呵呵,我是在好色仙人那裡知道的……雛田,感覺是不是很好?」鳴人撓

了撓腦袋不好意思的笑著。



「嗯……很特別」雛田回味著剛剛的感受。



「現在讓我們成為真正的夫妻吧」鳴人雙眼放光,挺著粗長的肉棒,來到雛

田的兩腿間。



「真正的夫妻?難道我們不是嗎?」雛田有些糊塗了。「真的夫妻要完成結

合的」鳴人解釋道。



「結合?」雛田看著鳴人跪在自己的身下。



「不是手指,而是這個」鳴人指了指自己的肉棒。



「那東西?那麼粗……我怕我……」雛田有些忌憚,那樣粗大的東西如何能

進入自己窄小的空間,方才的兩根手指都感覺異常的敏感,那東西非把自己弄壞

了不可。



「不要怕,你那裡已經準備好了,而且你剛剛高潮過,裡面就更加滑了,我

會很容易插進去的」鳴人將龜頭頂在雛田的穴口上,雙手分開她的雙腿,蓄勢待

發。



雛田聽到鳴人說的「插」字,心中的恐懼不亞於一把苦無要插入自己的身體





鳴人將龜頭頂住雛田的穴口,推腰用力,碩大的龜頭輕鬆的推開了陰唇,肉

穴裡立刻流淌出一汪蜜汁,沾滿了龜頭前端。鳴人繼續推進,撐開雛田縮窄的穴

口。



「鳴人君……慢點……好脹……啊……」雛田立刻感覺到了碩大龜頭的侵入

,那種粗大完全不是手指能比的。



「我會慢一點,雛田你忍耐一下」鳴人的龜頭已經感受到了自己妻子的濕滑

,粉嫩的穴口慢慢被自己撐開,一種難以形容的興奮在腦海裡燃燒著。



雛田看向自己的下體,鳴人的那粗大的東西已經進入了自己的下體,兩人正

通過那東西連接在一起,自己正極大的張開雙腿,往日裡禁閉的穴口,如今被撐

開了一個肉洞,鳴人的肉棒像一條大蛇一般,不停的蠕動向前,鑽入自己的身體

裡。



「雛田,你好緊啊」鳴人皺著眉,努力推入自己的肉棒。



「疼……啊……疼……啊……」雛田更是承受著更多的辛苦,她感覺自己要

被撕裂成了兩半,鑽心的疼痛讓她始料不及,控制不住了淚水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雛田……」鳴人堅毅的目光看著雛田,像是在鼓勵她堅持下去。



「嗯……」雛田看到鳴人的眼神,自己再次咬緊牙,忍受著破入的疼痛。



鳴人推入肉棒時遇到阻隔,於是腰部蓄力,猛力刺入,啪一下插入了全部長

度,兩人的私處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啊!」雛田再也無法忍受撕心裂肺的疼痛,大聲的哭喊著,接著,長大嘴

,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鳴人俯身抱住雛田的身體,貼在她耳邊,輕聲安慰著,親吻著,久久沒有繼

續下面的動作,只是保持著兩人緊緊交合。



「鳴人君,成為真正的夫妻,為何這般痛苦」雛田的眼淚奔湧著,看著鳴人

依偎在自己身邊,不停的親吻著自己。



「也許就是這樣的痛,讓相愛的人更加珍惜彼此吧」鳴人撫摸著雛田的秀髮

,擦去她頭上的細汗,和眼角的淚水。



「我現在是你真正的妻子了?」雛田伸手撫摸著鳴人的臉,雙眼充滿期待。



「嗯」鳴人篤定看著雛田,點了點頭。



雛田的微笑像冰雪消融後的雪蓮,像是風雨過後的彩虹,嬌豔欲滴,愛戀無

限,鳴人低頭吻住雛田的嘴唇,深深的吻,讓兩人心靈交匯,讓兩人忘卻痛苦。



「你感覺好些了嗎?」鳴人鬆開嘴唇,看著一臉幸福的雛田。



「嗯」雛田點了點頭。



「那我要開動了」鳴人開心的吻了一下雛田的臉蛋。



鳴人說完,開始慢慢抽出自己的肉棒,龜頭在肉穴裡刮著層層肉褶,陣陣舒

爽衝擊著大腦,讓鳴人閉眼享受,龜頭退到穴口附近,在緩緩推入,感受著雛田

緊緊的包裹。



「嗯……」隨著鳴人的一推一送,雛田呻吟著。



鳴人從雛田的身上爬起來,雙手抓著她的膝蓋,聳動下體,開始由慢變快的

抽插起來,看到自己的肉棒自如的進出著雛田的穴口,粉嫩的陰唇隨著抽插翻進

翻出。



「嗯……嗯……嗯……嗯……嗯……」雛田鼻息中有序的哼唧著。



鳴人每次都將肉棒深深插入,龜頭的馬眼都頂到雛田的宮口上,就像一個小

嘴在親吻著龜頭,感受超級舒爽。



「啊……啊……啊……啊……啊……啊……」雛田在經歷了最為劇烈的疼痛

後,鳴人的抽插也不再是問題,強烈膨脹和鑽頂讓她感受到了丈夫的強悍和雄壯





鳴人將雛田的雙腿抱在胸前,下體猛烈的撞擊著她的雙臀,將粗壯的陰莖狠

狠的貫入濕滑的肉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雛田被撞擊的劇

烈搖晃著,胸前的雙乳像是狂風中的氣球,拼命的搖曳著。



雛田感覺下體的抽插越加猛烈,自己的肉穴裡似乎活動著一根火熱的鐵棍,

炙烤著自己的身體,衝擊著自己的感官,一種似痛似癢的感覺,讓雛田感覺快感

連連,她伸手抓住鳴人的手臂,用力的手指深深陷入鳴人的肌膚。



鳴人繼續著自己舒爽的抽插,慢慢的下體被飛濺出來的愛液打濕,兩人交合

處傳來啪啪的聲響。鳴人放下雛田的雙腿,分開夾在自己腰間,俯身將雛田拉起

,讓她騎跨在自己的腿上,兩人相擁,鳴人的胸膛緊緊的貼著雛田的雙乳,四目

相對,深情款款。



「老公……」雛田眼波動人,迷離動情。



「老婆……」鳴人眼裡也閃著星星點點的光芒。



雛田雙腿緊緊盤著鳴人的腰,雙臂摟著他的脖子,下體開始有意識的套弄著

鳴人的肉棒,主動送上櫻口,遞出自己的香舌任由丈夫品嘗。



鳴人感受到雛田深情的回應,心中更加欣喜和興奮,雙腿發力,直接抱著雛

田站了起來,走到牆邊,將雛田靠在牆上,雙手摟住她的雙腿,下體快速的抽插

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雛田的呻吟

變成了浪叫,少了少女的矜持,多了女人的放縱。



強烈的撞擊讓室內的牆壁跟著顫動,掛在牆壁上的飾物,接二連三的墜落,

整個新房裡女人的浪叫,男人的低吼,和打碎的瓶瓶片片,交織著一場激烈的性

愛交響曲。



酣戰許久,兩人都已經香汗淋漓,鳴人放下雛田的大腿,抽出陰莖,將雛田

轉過身,一把抱住她的雙臀,躬身重新進入雙臀間的肉穴。



「哦」雛田一聲長吟,感受到短暫空虛後的充實,為了方便丈夫的抽插,她

努力撅起屁股,壓低腰身。



鳴人站成一個「大」字,雙手與雛田十指相扣,將雛田固定在牆壁上,下身

猛力的抽插帶著雛田的身體一上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鳴人君……好有力啊……啊啊

啊啊……啊……」雛田感覺鳴人的肉棒幾乎支撐了自己的身體,雙腳不時都要離

開地面了。



鳴人在雛田的臀後猛烈的操幹著,緊翹的臀肉擠壓著小腹,而且有些微微涼

的感覺,十分撩人,這讓鳴人無法停止後入妻子。



「哦??……啊……啊……哦……哦……哦微涼的臀肉,溫熱的肉穴,細滑

的肌膚讓鳴人越發興奮,快感無法控制,一股尿意越來越強。



「啊……啊……啊……啊……老公……我要不行了……啊……不行。又要

高潮了……啊……啊……」雛田感覺自己的高潮即將來到。



鳴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鬆開雛田的雙手,死死抓住她的細腰,將她的雙臀

拉向自己的下體,同時將肉棒最大限度插入肉穴裡。



「啊……啊……啊……啊……啊!」雛田一聲高尖的浪叫,身體一陣僵直,

雙臀高頻抖動著。



鳴人感受到肉穴裡一股熱流沖刷到了自己的龜頭,舒爽的射精衝動再也無法

抑制,粗大的陰莖開始狂亂的跳動起來。



雛田在獲得高潮後,感覺到鳴人的肉棒在自己肉穴裡猛烈的跳動著,久久不

息,將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宮內。



「啊,好燙……」雛田靜靜的感受著丈夫燙精的沖刷。



「老婆,你真是木葉的美人」鳴人低聲貼在雛田耳邊吹著熱氣。



「老公,我裡面好多,我感覺都滿滿的」雛田撫摸著自己的下腹。



「那就是我們未來的孩子,你要珍惜哦」鳴人親吻著雛田的後背。



鳴人說完,退步抽出了肉棒,在龜頭退出雛田的穴口後,一股乳白色的粘稠

液體噴湧而出,順著雛田的大腿內側嘩嘩的流到了地上,落到地上的精液飛濺的

到處都是。



「老公,我們孩子都流走了」雛田的語氣十分著急,想收緊穴口阻止精液流

出,但射入的精液量過大,自己如何也沒辦法將它們留在體內。



「親愛的,沒關係,我還有很多,你想要,我隨時都可以給你」鳴人得意的

叉著腰,胯下的肉棒搖搖晃晃。



「討厭!」雛田這才明白鳴人是在戲弄自己。



這一晚,鳴人和雛田又做了三次,才有些疲憊的相擁而眠……



?????????????????????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