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潛來的豔福(1一10)
潛來的豔福(1一10)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周書記,有個叫舒蘭的女士找你,要見嗎?」



「舒蘭?」我一下沒想起是誰。秘書小張補充說道:「她說是你以前的部

下,財政局的。」



我想起來了,我以前在財政局當局長時,舒蘭是財政局辦公室的職員,挺

漂亮的一個女人。那時她剛生過小孩,皮膚很白,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胸和屁

股都很大,很性感。



好久沒見到這個漂亮女人了,現在我倒是很想見她的。



「叫她進來吧。」



小張點點頭,出去了一會,就傳來高跟鞋闊闊的聲音,舒蘭出現在門前。

舒蘭的出現,令我的眼前一亮,她比以前更成熟,更漂亮!一頭曲卷的秀發披

在肩後,眉毛很黑有點粗,大眼睛?清澈發亮,我覺得她最好看的地方是她的

鼻翼,有些骨感地向兩旁舒張。她的嘴唇應該塗過粉紅色的口紅,顯得光滑而

油亮。她比以前胖了一點,或者說豐盈了一點,有著熟女獨有的豐韻和魅力。

她一直是個比較時尚的女性,今天她穿著一套米黃色的外衣,是那種很短的外

搭,?面是乳白色的圓口寬松的內衣,粉頸上戴一條很細的金色項鏈,把個寶

石墜子貼在乳溝的開始處。米黃色的長褲跟外搭應該是一套的,很順滑,尤其

是小腹顯得平整圓滑,讓人聯想到她的私處。她的乳房還是那樣大,胸脯向前

有點誇張地突出,身子便顯得更爲挺拔。



我想起以前在組織機關搞衛生的時候,偷窺過她的乳房,也偷窺過她的裙

下風光,若說夢中情人她應該算是一個,我在跟妻子做愛的時候,有時候也把

妻子想象成她,于是更添了一些威力,也有幾回在夢?夢見跟她調情、做愛…





舒蘭的眼睛帶著甜甜的微笑,渾身散發出知性女性的氣質。



「周書記,是我。」



舒蘭甜美的聲音把我從遐想中拉回到現實中。我立刻漾起微笑,起身把她

請坐到沙發上,給她倒上一杯茶。



「小舒找我有什麽事呀?」我坐到舒蘭的身邊,立刻聞到了舒蘭身上散發

出來的馨香的女人氣味,微微有些陶醉。



舒蘭並著兩腿,兩手握在一起放在兩腿之間,這是一個很淑女的動作。



她向我這邊微微測過身來,跟我講述了她想請我幫助解決的事情:她老公

中午因爲酒駕被交警抓了。



「這可很嚴重啊,會被拘留,甚至會被開除公職。」



「是啊,我擔心死了,因爲喝點酒被開除公職,太不值了!」



這個忙,憑我一個區委副書記的身份,還是可以幫得到的,忽然我覺得這

是一個機會,看能不能借機潛規則一下眼前的這個漂亮女人。



我今年四十歲,仕途很順利,因爲我的嶽父是市委副書記,所以我一路得

到提拔。我的妻子並不漂亮,我跟她其實沒有什麽愛情,說實話,大學?我雖

然很優秀,人也帥,當過學生會主席,但畢業後對自己的前途卻十分迷茫,工

作很不好找。妻子跟我在同一所大學,比我小兩屆,因爲我們是同鄉,放假的

時候同坐一列火車,就認識了。她很崇拜我,也很愛我,後來她的父親憑借手

中的權利,我被考上組織部的公務員,並且在三十二歲的時候,當上了財政局

的局長。舒蘭那時在辦公室工作,小孩不到一歲,今年她應該32歲的樣子。



走入仕途的我,其實一直是非常潔身自好的,不是我沒有欲念,而是不敢

。直到當了區委副書記,才上了幾個漂亮的女人,因爲這些漂亮的女人主動送

上門來,看到投懷送抱的漂亮女人神仙也堅守不住,被我上過的有人妻,也有

未婚女子。但我從來沒有主動潛規則過,舒蘭,可以說是我的第一個想要主動

潛規則的女人。



看著舒蘭高聳的胸部,我無可抑制地有一種想要伸手去摸的沖動,但是也

僅僅是沖動,不是行動。



「這個事我會盡量幫忙,不過現在還不好說,我先了解一下情況,看能不

能幫得上。」我沒有把話說死,是想要舒蘭有所表現。



舒蘭倒有些急了,有些失態地抓住我的手,顯露出可憐的樣子:「周書記

,請你一定幫忙,你知道我,我這人上面沒有什麽關系,認得的領導就隻有你

,你要是不幫忙,老公被開除的話,以後的日子我可怎麽過?」說著,舒蘭從

手袋?拿出一紮錢放到我跟前,眼?流出乞求的目光,「周書記,請你幫幫我

。」



我嚴厲地說道:「幹什麽呢,你這不是要我犯錯誤嗎?」我把錢塞進舒蘭

的包?,「你要是給我送錢,你就別想我幫忙了。」



舒蘭再次拉住我的手:「我知道你是個好書記,我這也是情非得已,走投

無路,那以後我再感謝你,好不好。」



舒蘭的話,有點像撒嬌,我的骨頭都有融化了。



「這樣吧,如果你一定要感謝我,你幫我一個忙。」



舒蘭仿佛看到了希望,眼?複燃起亮光:「你說,要我幫什麽忙,我隻怕

我沒用,幫不上。」



我借機摸著她的手,她的手很細嫩,肉肉的,軟若無骨。



「還記得我在財政局當局長的時候嗎,我那時組織大家搞衛生,你提水沖

溝的時候,你猜我看到了什麽?」



舒蘭大約猜到了什麽,有些吃驚地搖了搖頭。



「我從你的領口?,看見了你的乳房,還有,你蹲著拔草的時候,我從你

的短裙?,看見了你穿的內褲,白色的。」



舒蘭的臉刷的就紅了,也許她覺得我原來是個流氓吧,但要想潛規則她,

我也顧不得之前斯文的形象了。



「那是我看到的最美風光,可惜我不敢看太久,你也沒讓我看太久,我那

時就一直想看你的。」我看了看滿臉通紅的舒蘭,「我想重溫一下當時的情景

,你能幫我這個忙嗎?」



舒蘭低下了頭,心?矛盾了一會,說:「那你想要我怎麽幫你?」



「你到前面來,裝作擦桌子的樣子。」



舒蘭似乎不太情願,又不能不做的樣子。她慢慢地走到我的前面,俯下身

,用手在茶幾上劃拉著。她的圓領下垂著,圓領?露出的雪白的乳房,隨著她

的劃拉動作而輕輕地晃動。



「奶子真的好大呀,又白又大。」我心?贊美著,死死地盯著她的大奶,

由于有乳罩包著,沒有看見乳頭,但僅看見那深深的乳溝,就是天下最美的風

景了。



我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舒蘭擡起頭來,問道:「可以了嗎?」



我點點頭:「好,現在你到那?蹲在地上,裝作拔草的樣子。」



舒蘭在我指定的一處寬敞的地方蹲了下來,用手裝出拔草的樣子。我俯下

身去,看她的陰戶,由于她是穿著褲子,當然看不到她的內褲,但是能看到下

面鼓鼓的一團,那是舒蘭女性性器官生著的地方。我心想:舒蘭的陰唇一定很

有肉。



「把腿盡可能地打開。」舒蘭在我的指令下,把腿打開到最大的限度。她

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我。



我看著她的兩腿之間,想象著她肥屄的模樣。然後我伸出手,去摸她的肥

屄之處。



我的手剛一接觸到她的肥屄,舒蘭條件反射似的一把抓住我的手,然後站

了起來。



我有些不爽,這擺明是摸不下去了,于是我站起來背對著她,「你先回去

吧,等我的消息。」



然而並沒聽到舒蘭離去的聲音,我知道舒蘭還不肯走。



半晌,舒蘭在我的背後,輕輕地問道:「你生氣啦?」



我望著窗外的天空,說:「沒生氣,你先回去吧。」



忽然我感到舒蘭貼了上來,我能感覺到兩團又溫又軟的東西,貼得我背上

舒服極了。



「你摸吧。」舒蘭貼著我的耳朵,輕聲說道。



我覺得這是我生氣的補償,但我並不急著摸她,既然她都這樣說了,要摸

她就已不是難事。我沒有動,繼續裝生氣。



舒蘭從後面伸出手,拉著我的手往後摸,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下。



舒蘭的小腹溫暖而柔軟,我的手滑下去一點,就捂住了她的私處。她的陰

唇果然很厚實,富有彈性。我用力地抓了幾把,雖然是隔著褲子,也依然十分

享受這種感覺。



舒蘭在我抓的時候,呻吟了一下。我想再抓幾下,就把手伸進她的褲?,

看她是不是出水了。正在這時,我的秘書又來敲門。



聽到敲門聲,舒蘭一下就溜到沙發上坐好,端起茶在嘴邊喝著。我心?說

,這舒蘭倒是夠機靈的。



我叫秘書進來。秘書告訴我,嚴書記讓我過去開常委會。嚴書記是區委書

記,黨委一把手。



「好,知道了,我馬上去。」



秘書退了出去,並把門關上。我走到舒蘭跟前,對她說:「我現在要去開

會,晚上我再好好的摸你,你等我電話。」



舒蘭也站了起來,低著頭「嗯」了一聲。



然後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舒蘭就要出去,我一把把舒蘭抱過來,親了一

下她的嘴唇,舒蘭似乎不願意跟我親嘴,偏過頭,我也沒有強求,用手在她的

乳房上摸了幾下,感覺到乳房的碩大和柔軟。我對她說:「你先回去。」



舒蘭拿起手袋,走了出去。



舒蘭似乎是答應了我的潛規則,這顯然不是摸一摸那麽簡單,晚上我會和

她開一個房間,好好地看看她赤裸的樣子,摸夠她的乳房、屁股和陰戶,然後

把硬硬的雞巴送入她的陰道,美美地操她。



因爲有這樣美美的事情在等著我,開常委會的時候,我都有些心猿意馬,

想著怎麽操舒蘭,雞巴都硬得不行。



開完常委會,我給公安局魯局長打了個電話,讓他過問一下,如果不怎麽

嚴重,就算了。魯局長說,你書記開口了,我一定給你辦妥,晚上就放他回去

。我說,關他一天,給他個教訓,免得以後還要酒駕。魯局長說,好,就聽你

的。



晚上吃過飯,我洗了個澡,跟妻子說,晚上常委們要開會,我會晚點回來

。妻子知道我們工作的性質,一般不問工作上的事情。跟妻子請過假之後,我

就溜到辦公室給舒蘭打電話,說他老公的事我已經打過招呼了,明天就可以放

出來,並且不給任何處理。舒蘭很高興,連連說著謝謝。



「不過我們的約會還得繼續呀,我要好好地摸一摸你。這樣吧,酒店的人

大都認識我,我到賓館開房不是很方便,你到華天酒店開個房,再電話通知我

。」我在電話?說。



舒蘭沈默了一會,有些擔心地說到:「周書記,我怕被熟人看到影響不好

,要不你來我家吧。」



去她家當然好,在舒蘭的床上操她,肯定比在賓館的床上操她,更加刺激





「那我晚點再去,現在人多。」



「好,我等你,我把我的住址發你手機。」



不一會,舒蘭發來短信,把她的住址告訴了我。



舒蘭住在一個小區的20層樓,這種電梯房有個好處,單元樓的住戶很少

,可以人不知鬼不覺地進到舒蘭的家?。等到9點的樣子,我打的到了舒蘭的

住處,沒有一個人看見我,這讓我很是安心。



舒蘭打開門,讓我進去後趕緊把門關上,她彎腰給我拿拖鞋的時候,我又

從她的領口看見了她的乳房,心?想著馬上就可以好好地享用她了,雞巴就有

點興奮起來。



舒蘭的房子比較寬敞,裝修得也很不錯。舒蘭把我引到客廳寬大的沙發上

坐著,就去給我泡茶。



舒蘭看上去顯然是洗過澡了,頭發還沒幹透,她穿著一件寬松的白色印花

的連衣短裙,顯得十分的清爽,這連衣裙隱隱的還有些透,從背後看去,能看

見她穿著一件黑色的乳罩和黑色的內褲。她的屁股也很大,微微的有些翹起,

我在財政局的時候她就是這樣的了,很性感,我都意淫了她好多回。她腳上沒

穿絲襪,修長而白潤的大腿可以用凝脂來形容。



舒蘭給我泡好茶,放到我面前笨重的茶幾上。她彎腰的時候,我又看見了

她的大奶。



「別動。」我叫道。



舒蘭驚了一跳,擡頭看我,見我通過她的領口往?看,她也不由彎著頭去

看了一下。知道我在看她的奶後,她配合地保持著彎腰的姿勢,任由我充滿色

情的目光,肆意撫摸她的乳房。



她戴著乳罩,看不完全,乳頭也沒看到,于是我對她說:



「小舒啊,你能不能把乳罩和內褲脫了,就穿外面的這個裙子?」



舒蘭站起來磨蹭了一下說:「那你等一下。」



舒蘭不好意思當著我的面脫,她跑到臥室去脫了。



趁舒蘭到臥室脫衣的這點時間,我也迅速地把自己脫光了,我想看到舒蘭

看見我裸體時是什麽樣的表情。我靠著沙發,兩腿搭在茶幾上,我看見自己的

陰莖軟軟地搭在陰囊上。我的陰毛太多了,小腹上都是,我都覺得挺嚇人的。



果然,舒蘭出來時,看到我一絲不挂,嚇了一跳,「你怎麽……」她站在

那?,驚訝地張著嘴。



我向她招招手,「來來來,別大驚小怪的,我看了你的,給你看看我的,

才公平合理嘛。」



舒蘭慢慢地走到我跟前。



「脫掉了?」



舒蘭害羞地點了一下頭。



我掀開她的裙子,果然她沒穿內褲了,兩腿間露出一抹迷人的陰毛。



? ? 「來,像剛才那樣,彎著腰。」



舒蘭彎著腰,手撐在茶幾上,她這時低著頭,不敢看赤裸的我。她的頭發

披散下來,遮住了我的視線。



「把頭擡起來點,這樣我看不到。」



舒蘭便擡起頭,一眼看到我耷拉在陰囊上的陰莖,連忙偏過頭去,看著其

他的地方。



這時我看清了舒蘭的乳房,她的乳房確實很大,由于垂著,呈三角形,三

角形的低端,有兩顆草莓般大小的奶頭。摸上去肯定很舒服吧?



穿過他的衣領,我的手就接住了她垂挂的奶子,很軟和,非常的有料。在

輕輕地掃了幾趟之後,我用力地握住了她的乳房。



「奶真大呀!」我忍不住贊美起來。舒蘭的臉羞得紅紅的。



摸夠了之後,我把舒蘭拉倒寬敞的地方,叫她蹲下來,我發現舒蘭很不好

意思,很被動的樣子。但我卻顧不了這些,爬到地闆上去看她的陰戶。她的內

褲已經脫掉了,一眼便看到了黑色的陰毛和肥厚的陰唇,她的陰毛不是很多,

大約兩指寬,像是貼在恥骨上的。陰唇分成兩股,很豐滿,細縫?幾乎看不到

小陰唇,難道是饅頭屄?



我忍不住又伸出手去摸屄,舒蘭顫抖了一下,但沒有像下午那樣拒絕。我

的手先是掃過有些粗糙的陰毛,然後就貼住她兩股厚實的陰唇。她的陰唇沒有

乳房那麽柔軟,但非常有彈性,操她的時候,恥骨撞上去,應該非常地有感覺

吧?



我的手指滑入陰縫,往前滑時找到了她的陰蒂,輕輕地按了一下,就感覺

舒蘭一身都顫抖起來。她咬著牙,呻吟的聲音從鼻子?發出,看來她是強忍著





摸了一會,舒蘭的陰縫?流出了淫水,陰縫變得濕滑起來,手指像陷入很

黏的濕泥?。



「你也摸我吧。」我說。



舒蘭看了看我硬得不行的雞巴,搖著頭。我便拿起舒蘭的手,去握住我的

雞巴。後來我放手去摸她的陰縫,舒蘭的手仍然握住我的雞巴沒有放開。



「硬嗎?」我問舒蘭。舒蘭卻不敢看我和我的雞巴,扭頭看著別處,但是

她卻點了點頭。



我進一步調戲她說:「待會我把它放進你這?,行嗎?」我的手用力地按

了按她的陰縫。舒蘭仍看著別處,搖搖頭。



我心?暗暗笑道:「都這樣了,你還能不讓它進去嗎?哈哈。」其實我知

道舒蘭已經做好了讓我操的思想準備,哪有孤男寡女在一起,男人摸一摸女人

就善罷甘休的?



我一隻手從舒蘭的兩腿間捧住舒蘭的屁股,一隻手摟住舒蘭的背,把她抱

了起來,放到了哪張笨重的茶幾上。茶幾上嵌有一塊厚厚的有機玻璃,所以把

舒蘭放到茶幾上時,舒蘭感到了玻璃的冰涼,不由地吸了一口氣。我沒有管她

,放下她後就把她的大腿打開,仔細地查看她的陰部。我沒想到她的陰部居然

也是如此美麗,陰毛也非常好看。陰毛生長到陰蒂的上方就停止了,大陰唇上

隻有幾根稀稀拉拉的陰毛,這樣肥美的大陰唇就完全暴露在我的視線中。大陰

唇鼓鼓的,撥開大陰唇,才看見兩片薄薄的小陰唇,閉合在大陰唇之間。令人

驚訝的是,她的陰縫非常短,跟少女的陰縫似的,撥開小陰唇,我看見她的整

個屄口也非常小,完全不像生過孩子的女人。我把她的裙子翻上去一點,果然

看見腹部有一道很寬的疤痕,那是剖腹産的疤痕!



「你是剖腹産的嗎?」



「嗯。」



我心?不由大喜,由于陰道沒有生過孩子,那陰道一定很緊,跟少女沒什

麽兩樣!沒想到潛規則舒蘭,居然潛來了一個集少女的小屄、少婦的風韻于一

身的這樣一個人間極品,我大喜過望呀!



舒蘭的小陰唇粉紅粉紅的,陰唇的邊沿顔色深一點,但還沒有發黑。我太

喜歡舒蘭的小屄了,好想去咬一口。



我把嘴貼到舒蘭的屄上,一頓亂吸,舒蘭猛地抖了一下,兩腿緊緊地夾住

我的腦袋,都把我夾疼了。我重新打開舒蘭的大腿,舌頭不斷地在她的陰唇、

陰蒂和小陰唇?掃舔,舒蘭用手捂著嘴,強忍著不發出呻吟,但是最後還是從

鼻子?發出聲來。



舒蘭的陰道?流出了很多的淫水,我也忍不住要一插爲快。于是我跪在地

上,高度也剛好,我把陰莖壓在她的陰道口,蘸著她?面流出來的淫水。



陰莖用力一壓,龜頭沒入了舒蘭的陰縫,我立刻感到舒蘭的陰道把我的龜

頭緊緊地裹住,真的很緊。



我問舒蘭:「我可以進去嗎?」



舒蘭用手遮住眼,搖搖頭,嘴卻咪咪笑著。



我又進去一點:「我可以進去嗎?」



舒蘭仍用手遮住眼,搖搖頭,嘴咪咪笑著。



我又進去一點……



我的雞巴全部插進了舒蘭的陰道,「我已全部進去了,你爲什麽不阻止我

?」



舒蘭遮住眼,仍然搖頭,但是嘴裂開笑了。



我心?笑道:口是心非,明明想要我插進去,卻還搖頭。



我開始了抽查,舒蘭的陰道像個小嘴巴緊緊地吸住我,真是爽得不得了。

我一邊插,心?一邊說道:舒蘭,我心中的女神啊,我終于日到你了!



我捧著舒蘭雪白的大屁股,在她的陰道?不停地抽查,舒蘭始終強忍著呻

吟,因此呻吟聲都是從鼻子?迸出。



插了一會,舒蘭說:「書記,我們到床上去弄吧。」



我知道躺在茶幾上會很不舒服,而我跪在堅硬的地闆上也不舒服,我叫舒

蘭用手摟住我的脖子,然後捧著舒蘭的屁股,一用力起身,把舒蘭抱了起來。

而我的陰莖仍然插在舒蘭的屄?。



我抱著她向臥室走去,一邊走,一邊插著舒蘭,舒蘭的下巴緊緊壓住我的

肩膀,她不敢看著我得意的樣子。



我把舒蘭放到床上,又把她的裙子脫去,這樣舒蘭就渾身赤裸地展現在我

的眼前。舒蘭的皮膚真是太細嫩了,就像蒙著一層膜,都能看見皮下青色的靜

脈血管,尤其是大奶子上的靜脈,更顯出奶子的細嫩。即使是躺在床上,舒蘭

的大奶子仍然緊繃,微微地有點往兩邊下墜。我趴在舒蘭的身上,一口就含住

她的乳房,那軟綿綿的乳脂和堅挺的乳頭,我真想咬下來含在嘴?。



雞巴亂頂了幾下之後找到了入口,然後全部挺進陰道……



我舉起她的雙腿,盯著我們交媾的地方,她的陰唇因爲我的撞擊而有些發

紅,粉紅色的小陰唇包裹著我粗大的陰莖,隨著我的進出而不斷地翻湧。



舒蘭的下面太濕了,滿耳都是吧唧吧唧的聲音。舒蘭開始還忍著不發出聲

,但最後也忍不住呻吟起來,她的呻吟有點像哭的聲音,但是在我聽來,簡直

是仙樂頻傳,美妙無比。



我狠狠地頂了兩下,有點累了,就停止了抽查,然後爬在舒蘭的身上休息

。舒蘭也停止了呻吟,跟我一起喘著粗氣。她的兩手摟住我的身子,我去吻她

,她居然開口了,用舌頭回應著我的舌頭。



也就休息了一分鍾,我又聳起屁股開始抽查,舒蘭有些驚詫,問我:「你

還沒射呀?」



我把她額前淩亂的頭發拂了拂,告訴她說:「剛剛是中場休息,下半場才

剛剛開始。你覺得舒服嗎?」



她用迷離的眼神看著我,搖了搖頭。



「不舒服嗎?」我一邊聳動著屁股,一邊問。



她搖著頭,卻羞澀地說,不告訴你。



然後她又說:「你想射就射吧。」



我說:「還沒把你搞舒服,我怎麽能射呀?」



舒蘭主動地吻了我一下:「我已經很舒服了。」



我卻不依不饒地說:「你剛剛還說沒舒服。」



舒蘭收縮陰道狠狠地夾了我一下說:「我想淑女一點不行啊?」



「你還沒高潮,下班場要搞出你高潮來。來,換個姿勢,我從後面進去。

」我拍了拍她的屁股。



舒蘭配合地翻轉身來,兩腿岔開跪在床上,我抱著她的屁股,來回抽送。

舒蘭的屁股又白又大,但她的腰身卻並不顯肥,所以那屁股的弧線就像個鴨梨

,煞是美麗。



舒蘭那像哭聲的呻吟又響了起來,隨著我的速度的加快,她那哭喊的頻率

也更快。我一邊搞她,一邊接住她那前後搖蕩的大奶子,這種感覺非常的美妙





房間?除了響起吧唧吧唧的聲音,還響起啪啪的聲音,我抽離的時候,看

見舒蘭雪白的屁股都一片紅暈。



「喔……書記,你快射吧,你搞死我了……」舒蘭哀求我道。



我知道舒蘭要到高潮了,發起了最後的沖擊。我的速度更快,力度更大,

舒蘭的上身已經全部爬在了床上,兩腿還堅強支撐著。忽然我感覺舒蘭的整個

身子都僵硬了,她的陰道?有一股暖流淋澆在我的陰莖上,同時陰道?也不停

的痙攣。這一刻,陰道的夾擊力更強,我吼了一聲,用力地把陰莖送入到舒蘭

的陰道深處,精液噴薄而出。



射精的時候,盡管我停止了抽送,但舒蘭的身子還是抖動了五、六下才停

息下來。然後,她兩腿一軟,爬在了床上。



我趴在舒蘭的身上,陰莖仍然留在舒蘭的身體?。



「射了?」



「嗯。」



「累吧?」



「有點。」



「那爬在我身上休息一下。」



雞巴雖然完全軟了,但還是能夠停留在舒蘭的身體?面,也堵住了精液外

流。



休息了幾分鍾,我覺得應該打掃一下戰場,然後抱著舒蘭休息一會,準備

再戰。于是我將陰莖抽了出來,同時用手捂住舒蘭的陰部,讓精液流在我的手

上。



等到舒蘭也下了床,我才把手離開她的陰部,我把手上的精液給舒蘭看,

舒蘭害羞地擋開,然後跑進衛生間。



我也跟到衛生間去。舒蘭家的廁所不是馬桶,而是蹲位的那種。她正蹲在

那?撒尿。我低下頭去看她撒尿的地方,舒蘭急忙用手遮住。



「不準看。」



然而舒蘭用手遮住的時候,卻有一股不規則的尿液,射到了她的手上。舒

蘭急忙扯紙擦手,也顧不得遮住小屄了。



「看什麽呀,你又不是沒看過。」



「沒看過你撒尿呢。」我說道。



舒蘭撒完尿後,就去洗澡。然後我就拿著雞巴在那?尿尿。舒蘭則一邊洗

,一邊看我尿尿。



「看什麽呀,你又不是沒看過。」我用舒蘭的話回敬她說。



「我還真的沒仔細看過。」舒蘭說。



我于是走到舒蘭跟前,說:「那給你仔細看看。」



舒蘭也沒看我的雞巴,而是把水噴在我的身上,然後拿起一塊香皂塗在我

的雞巴上。



舒蘭用手不停的撫摸我的陰毛和雞巴,起了不少的泡沫,最後舒蘭握住我

的陰莖,撸了幾下,這時已看不到她有任何的抗拒或者害羞。



「你毛好多。」舒蘭說。



我說:「毛多的男人性欲強。」



「盡糟蹋女人。」舒蘭說著用力地扯了扯我的雞巴。



我摟緊舒蘭,說道:「不是糟蹋,是愛。」



她用水把我雞巴上的泡沫沖洗幹淨,然後就把水往自己身上淋。我從後面

抱住舒蘭,她很溫柔的靠在我的身上,任我在她的身上亂摸。



我也用香皂塗了塗她的奶子和陰唇,然後就一邊摸著她的奶子一邊扣著她

的小屄。她的奶子飽滿而又滑溜,陰道?和稀泥一樣還是有淫水或者精液流出

。我真的好喜歡摸她們。



「你的奶子好大。」我在她耳邊說。



「嗯,奶子大不好。」



「怎麽不好,大奶子性感又好看,很多人花幾萬去隆胸,那還是假奶子。

」我撫摸著她的大奶。



「我不喜歡我奶子這麽大,一是衣服難買,大點就不合身,合身的胸部就

太緊;二是你們這些臭男人老愛盯著人家的大奶,搞得我很難堪;三是在公交

車上,老是有人用手蹭我的乳房,我都煩死了。」



「別生在福中不知福啦,你要是乳房小,說不定想去隆胸,把乳房搞大呢

。我就喜歡你的大奶子,摸起來真舒服。」



「別摸了,還沒摸夠啊?」



「摸不夠的,我想摸一輩子。」



「你洗完了,快走了。」舒蘭推著我,把我推到門外,然後扔給我一條毛

巾。



我邊擦邊回到臥室,把毛巾扔在矮櫃上。我看見床單上有一攤我們做愛的

愛液,拿紙擦了擦,然後赤裸躺在床上。這一躺就看見了挂在牆上的舒蘭和他

老公的結婚照,我有些歉意地對他老公說:「老弟,對不起了,我借你老婆用

了一下,等下還得再搞一次。希望你不要生氣才好啊!」



舒蘭也裸體地進來了。她腹下的那一條陰毛吸引住我的目光。



舒蘭也看見了床單上的水漬,便扯著床單叫我下來,要換床單,我說:「

別換了,我還想再搞一次,不然還得換。」



舒蘭便擡腿上床,跪坐在我的身邊看著我。



我伸出手:「來,我抱一下。」



舒蘭挪了挪身子,躺倒我的身邊,頭枕著我的胸膛。



我摟著她柔軟的身子,問她:「我搞得你舒服嗎?」



她的頭蹭在我的胸上點了兩下。



我搬起她的一條玉腿放到我的身上,舒蘭用玉腿輕輕地摩擦我的陰莖。



「你老公的事不用擔心,他明天就能回來了。」



舒蘭擡眼看著我,說:「這事多虧了你幫忙,謝謝你。」說罷,她親了親

我的胸脯。



我玩弄著舒蘭的奶子,意有所指地說道:「不要謝啦,你已經謝過我了,

對不對。」



舒朗在我的手上狠狠地擰了一下,說:「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在給你搞性賄

賂呀?不是這樣的,其實,我很早就喜歡你,隻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哦?」



「你在財政局的時候,我很崇拜你的,你長得帥,又有親和力,還很有水

平,算個很優秀的男人。我還有一次夢見你……」



「夢見我們做愛嗎?」



「嗯。所以這次,我老公的事這麽一鬧,我也想給你,天平就倒向一邊了

。要是別人,我才不會。」



「既然你那時候就喜歡我了,我在財政局的時候如果要搞你,你會不會給

我?」



舒蘭搖搖頭:「也許不會,其實有些事情,需要充足的條件才會發生,那

時候條件也許並不充分,我想我不會給你的。」



我更緊地摟住了舒蘭:「你說得對,我很贊同。」



舒蘭又道:「我真的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迄今爲止,跟我做過愛的男人

,你是第二個。」



「老公是你的初戀?」



「不是,但是初戀過後我還是處女之身,你信嗎?」



「那你跟你的初戀發展到什麽程度?」



「親嘴,撫摸,我幫他打手槍,就是沒跟他做愛。」



「他那方面不行?」



「也不是的,是我不準。有一次他開了房,哄我說,隻是想親親我,摸摸

我,我就去了,我們在房間?親吻撫摸,他舔我的下面,後來想強行進去,我

就反抗,後來不小心踢到了他的蛋蛋……他可能感到要搞到我太難了,就去追

別的女生去了。」



「你是不是有些傷心?」



「是傷心了幾天,但我也不怪他,我的第一次是要給確信我要嫁給他的人

,在大學?,談談愛還可以,但我不能確信我會嫁給他,大家都不知道畢業後

,會在哪?工作。」



我親了親她的頭發,她的頭發?有點淡淡的洗發水的香味。



「你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幸虧你還喜歡我,不然我要搞到你,也很難。





「那是的。」舒蘭有點自豪的樣子。



我又問道:「既然你決定要給我,爲什麽開始裝出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舒蘭擡起頭,有些羞澀地說:「我從沒跟老公以外的男人做過愛,我還是

覺得很羞恥。我不想讓你覺得我可以跟老公之外的男人做愛。」



我嘿嘿笑了起來:「那你現在還感到羞恥嗎?」



「好像沒有了,真怪呢。」



「那你喜歡跟我這個老公之外的男人做愛嗎?」



「不喜歡。」舒蘭爬起來看著我,確認我是不是生氣了,然後她主動跟我

親嘴,主動把舌頭伸進我的嘴?,尋找我的舌頭。我們親吻了一會,她說道:

「但是我現在有點喜歡跟你做愛了。」



說著,她伸出手去捉拿我的雞巴。



看著她去摸我的雞巴,我的注意力也轉移到我的雞巴上去了。



「你不想看看跟你做過愛的第二根雞巴嗎?」



「哦,對呀,我得好好看看,以後看不到的時候,我要能想起她是什麽樣

的。」



舒蘭說著,就爬到我的下身處,用手扶住我的陰莖,四面仔細地看著。然

而在她那柔軟的手?,我的陰莖開始有反應了,舒蘭咯咯笑道:「我要看他怎

麽從小變大。」



我引誘她說:「你用嘴吃吃它,它就變大了。」



舒蘭撇撇嘴說:「我才不吃它,又撒尿又搞女人,髒死了。」



「你沒給老公吃過?」



「結婚後吃過幾回,我不喜歡吃,後來老公也不勉強我。」



這麽看來,我也不應去勉強她。



舒蘭開始給我套弄,看著她的奶子一晃一晃的,雞巴越來越硬起來。



「哈,又大了,好硬。」舒蘭一邊套弄,一邊看著我說:「書記,你的雞

巴怎麽這麽大呀?」



「大嗎?」我知道我的雞巴屬于大號的,但我故意問道。



舒蘭說:「比我老公的雞巴可大多了,你的雞巴兩隻手握住,還露出龜頭

來,我老公硬的時候一隻手握住,就剩下龜頭了。」



「這樣啊,那你老公的就太小了。」



「是呀,我老公硬起的時候,也隻有你軟的時候這麽大。」舒蘭用手輕撫

著我的龜頭,又說道:「我前男友的也和我老公差不多大,我以爲那就是正常

的尺寸了呢。」



我安慰舒蘭說:「我們亞洲人的雞巴在10公分至20公分之間,我的還

在正常範圍內,西歐的男人雞巴更大,最大的是非洲黑人,雞巴有你的小手臂

那麽粗,那麽長。」



「那太嚇人了,我們亞洲的女人肯定受不了。」舒蘭開始審視我已經硬起

的雞巴,又問道:「是不是雞巴大些搞起來才舒服呀?」



我啞然失笑。



「我搞你舒服一些還是你老公搞你舒服一些?」



舒蘭閉著嘴笑了一下,用手指了指我。



舒蘭這個動作太可愛了,我一把把舒蘭摟在懷?,她整個身子撲在我的身

上。



「你老公搞你不舒服嗎?」



「也舒服,但是沒有跟你搞這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過。」



「你老公能搞多久?」



「大約5分鍾的樣子。」



「女人至少要搞10分鍾以上才會達到高潮,你和你老公好像沒有達到過

高潮。」



「好像是吧,我和你搞的時候,有一種爽透的感覺,覺得自己要飛起來了

,並且……我?面好像也會射。」



「對,這就是高潮,女人做愛的最高境界。舒蘭——」



「嗯。」



「今天我代你老公把欠你的高潮,還給你好不好?」



舒蘭看著我的眼睛說:「想搞我嗎?」



我說:「想!」



舒蘭說:「搞我。」說著就要翻身下馬,我一把摟住她說:「我想看你主

動一回,你在上面搞我。」



舒蘭便撐起身子,伸手去拿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口刷了兩下,然後放入

她的洞?,慢慢地坐了下去。



當她全部坐下時,她就癱倒了我的身上。「你的太大了,我沒勁了。你搞

我好不好?」



「不行,你起碼要給我搞兩分鍾。」



舒蘭沒法,用手撐在我的胸脯上,用小屄吞吐起我的陰莖來,不一會她就

氣喘籲籲了。



我喜歡看她坐起時,大奶子一上一下的晃動,但這時我有些不忍心讓她受

累了,我跟她說:「親愛的,累了就讓我來搞你吧。」



舒蘭可憐巴巴地說道:「我好累。」就趴到我的身上說道:「我喜歡你搞

我。」



我們抱著翻了個身。我想起身好好地幹舒蘭,舒蘭卻抱著不讓我起身。她

親了我一下說:



「好老公,謝謝你!」



「什麽?」我有點驚喜,她居然喊我老公。



「書記,我和你做愛的時候,我把你當老公好不好?」



「好啊!」我喜笑顔開。



「老公,好老公!」舒蘭又親了親我,然後放開我說:「老公,搞我吧。





老婆下令,我這個老公當然樂于執行,我把舒蘭的兩條雪白的玉腿扛在肩

上,賣勁地搞了起來。舒蘭那跟哭似的呻吟毫無顧忌地從嘴?喊出。



「大雞巴老公,搞得我好舒服。」



「以後還給我搞嗎?」



「給你搞,我喜歡被你搞!喔……」



由于之前射過一次,所以第二次搞得更加持久,之間也換了好幾個姿勢,

最後我也搞累了,就躺在舒蘭的背後,按著她的屁股搞到射精。舒蘭知道我射

了,回過頭來跟我接吻,以示獎勵。



「高潮了沒?」



「高潮了。你太厲害了,我隻怕以後跟老公做愛都沒興趣了。」舒蘭說道





「那就喊我來搞。」



「但是我好怕,怕別人發現,我們都完了。」



舒蘭的這個當心也是我最擔心的,如果被發現,我的仕途就完了。



「所以我們要特別小心,除非非常安全,否則不要輕舉妄動。」



「嗯。我聽你的,你有經驗。」



「我有什麽經驗?」我有些哭笑不得。



「當領導的都愛搞女人,你也搞過不少吧?」



「沒,就隻搞了你。」



舒蘭笑了:「你知道你說的好沒底氣呢,我也不管你搞過多少女人,我就

聽你的。」



雞巴完全軟了,從舒蘭的屄?滑了出來,舒蘭立即從床頭櫃上扯了一把紙

巾出來,塞住陰道,然後立起身來,讓精液流在紙上。待精液流盡,才把紙巾

揉成一團,仍在垃圾桶?,又用紙擦幹淨小屄,才幫我擦拭陰莖。她擦得很仔

細,擦完後,又和我躺在一起,摟著我的脖子,一條玉腿搭在我的身上。



我擁了擁她,對她說:「我好想在這?睡一夜啊,就這樣抱著你睡。」



舒蘭撫摸著我的乳頭,說:「那就別回去了,晚上跟我睡這?。」



「想跟我睡嗎?」



「嗯,我想跟你睡。」



我歎了口氣說,不行啊,我老婆知道我在本地,不回去睡覺會惹出麻煩。



我看時間不早了,就去洗了個澡,回到客廳把衣服穿好,然後去臥室跟舒

蘭道別。



舒蘭知道我要走了,就要起來穿衣服,我說別穿了,待會你還得脫了洗澡

。舒蘭就光著身子,送我到門口。要開門時,舒蘭抱住我,跟我猛烈的接吻。

我愛不釋手地玩弄著她的乳房。



「老公,再見。」



「老婆,早點休息。」



我又伸出手去摸她的小屄,摸得舒蘭呼吸急促起來。



她拉開我的手,說道:「壞老公,你再摸,我就不讓你走了。」



我哈哈笑了笑,拉開門,走了出去。光著身子的舒蘭馬上把門關上了。



第二天公務繁忙,上午去一家企業視察,下午在辦公室批閱文件。這時手

機響了,是舒蘭給我來的電話。



「周書記啊,我老公上午放回來了。謝謝你啊。」



我說:「放回來就好,你不要說謝的。」



舒蘭說:「我老公想請你吃飯,要謝謝你的幫忙。」



「吃飯就免了,你也知道,我不方便去別人家吃飯的。」



「你……不想看看我嗎?」舒蘭這句話說得很溫柔,有點引誘我的味道。

我當時想了一下,莫非他老公不在家?又想到,不對呀,他老公要感謝我,怎

麽會不在家呢?



「以後再去看你。」



舒蘭放低了聲音說:「老公,你就不想老婆給你做一頓飯,嘗嘗老婆的廚

藝嗎?你老婆可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哦。」



舒蘭說這樣的話,倒把我嚇到了。「你老公在家,你還敢這樣說話,不想

活了!」



「嘻嘻,老公買菜去了,我隻想給你做頓飯嘛,來吧,我想看到你。」



我潛意識?覺得這樣子去有些危險,但是舒蘭的一番美意,讓我無法拒絕

。于是我決定去。